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度老杨

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,吸进肺里,留在离我心脏最近的地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返城年代的回忆  

2014-10-23 07:12:31|  分类: 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从六几年到七几年,上海有100多万知识青年离开温暖的城市和家庭,奔赴遥远的农村或农场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。当时,上山下乡几乎涉及到了上海的每一个家庭,整整一代人的命运骤然改变,但十年不到,历史的走向却突然出现了拐点,知青们通过顶替、病退等各种办法返城。

 

上了年纪的上海人看到这些历史镜头,也许会勾起对于一个年代的记忆。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到70年代前期,中国掀起了一场城市青年“上山下乡”的运动。在那个年代上海的火车站和客运码头就是这场运动的起点。当火车的汽笛一响,许许多多的年轻人就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城市和亲人,奔赴乡村和农场,由此也改变了自己的身份和人生。

 

我大舅舅是1970年的,上海六九届初中毕业一片红到江西。冷天挑大堤,冰天雪地,烂泥浆,要挑大堤,穿套鞋不可能,一脚走下去,套鞋就陷在里面了,拔出来就赤脚了。所以所有的人就赤脚。下了雪,踏了冰,还在挑大堤。更加苦的就是没有什么吃的,就是饭,一点油水也没有,几根萝卜干。其中经历的双抢简直是太苦了,什么是双抢,就是抢种抢收。后来我在安徽的时候,还专门去体会了双抢,我抢种一天四分田,抢收一天一亩田,腰累的直不起,真是苦啊!

  

几年的知青生活下来,我舅舅得了尿毒症,最终以病退的方式暂时留在上海治病,后来在上海病逝。那时候呢,搞病退的人你没有毛病,病退就搞不着,那么他们想尽办法,拿火柴棒头前面的黑的东西,给它刮下来,刮下来以后吃下去,吃得半夜里面肚皮痛,胃吃不消,送到医院里面抢救。那时候只要能回上海,想方设法搞病退,是许多知识青年的无奈之举。

 

当时我妈妈家里姐妹四个,我妈在安徽插队,我大舅舅在江西插队,我小舅舅在崇明插队,家里只剩下我小阿姨一个孩子。我妈妈插队的最后一天我记得很清楚,我们开车走过了很多山路,途中还经过了重重的解放军关卡。记得妈妈还带了几方木料,历经千难万险总算是回到了上海。我小舅舅虽然在崇明插队,离上海比较近,但也不能常常回来。不过我小舅舅手很巧,学会了做宫灯的手艺。

 

很多上海人返程以后,就在里弄生产组里干活,贴贴纸盒子啥的,这个活我也帮忙干过。上个世纪80年代摇滚歌星崔健的《一无所有》就是他们人生的写照和内心的独白。将近10年,他们两手空空,一无所有,带着身心的疲惫和本不属于他们那个年龄的沧桑,回到了他们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。很多年前的那场知青运动,如今已经成了一段历史的记忆,当年的知青人如今都是老年人了,但是知识青年还是他们共同的名字和人生的记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