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度老杨

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,吸进肺里,留在离我心脏最近的地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煤饼炉的回忆  

2014-08-21 06:59:00|  分类: 情感,上海的回忆,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上次在博文里说到,那些年里在煤球炉子边上用火钳来卷烫头发,就像一个厨师做美食那样是要掌握火候的。由此,我想到了另一个传统的东西——煤饼炉。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经历过煤饼炉的年代,我是真真切切的体会过的。在过去,上海人的弄堂生活,是离不开煤球炉的。一户人家的一日三餐和开水供应,都是由煤球炉来完成。

 

煤球炉,一般都是有铁皮做外壳,下面有脚,傍边还有铁箍可以拎起来。过去的人们就是通过烧煤的方式,给大家提供一日三餐。每天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家家户户都在烧煤饼炉。在弄堂里到处飘香着饭菜的香味和煤饼的味道。当时,烧煤饼的日子已经成为了上海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 

至今仍记得每天早上五点钟,我阿姨生煤球炉的场景。伴着外白渡桥的汽笛声,当时我外婆家就住在外白渡桥边上。跑偏了,继续说煤球炉。先得把炉子拿出来,劈好柴火,把柴火搁在煤炉上边。用火柴点燃报纸火焰,再把柴火点亮,然后隔一个煤饼上去,把它点燃。这个步骤是最难的。这个时候可以烧水了,当然还不能烧饭。每天早上,上海有无数个家庭都是这样的。烟雾袅绕的场景蔚然壮观,当然这个时候还没有PM2.5的概念,家家户户就像着火了一样。

 

我记得煤饼炉上煎的带鱼,和包的蛋饺是无上的美味。那时候的孩子胃口又大,经常感觉自己是饿着肚子的。常常就在煤饼炉前等饭菜,有时偶尔会烘馒头干,甚至父母单位也会有馒头干带来。那时候,父母一回来,我就去翻他们的包,总能在他们包里翻到一点饼子,那对我就是最高的享受了。那时候父亲夏天带回来的冷饮,甚至偶尔才有的冰淇淋对我来说,那就是最好最好的礼物了。虽然过去了几十年,可每当想起这些味道,仍然是我记忆中最美的味道。

 

煤球炉现在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,我们现在怀念它,因为它曾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不骄不躁的慢生活节奏,是因为它曾经带给我们有说有笑的温馨时光。当然,对于煤饼炉的火候掌握也很有讲究,封门的大小都极其考究。我还记得,我曾在煤饼炉里放过鞭炮,小时候自己恶作剧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。随着八十年代社会改革开放以后,煤饼炉渐渐离开了它的历史舞台,只是在偶尔想起的时候,我还在怀念煤饼炉时的美好时光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7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