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度老杨

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,吸进肺里,留在离我心脏最近的地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记忆中的麦乳精  

2014-05-15 06:34:00|  分类: 上海的记忆,情感,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记忆中的麦乳精,是一种营养品,只有家里来了客人,父母才会为客人泡一杯,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喝的。小时候喝麦乳精,仿佛就像我的梦想一样,永远高高在上遥不可及。(我家的麦乳精是藏在我家的柜子顶上,那时候人小,够不着。)我永远记得自己偷吃麦乳精的场景,当自己把一勺麦乳精放进嘴里,细品它的美味,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简直太令人回味了。当然父母回家后发现麦乳精动过了,一顿暴打是免不了的,这是后话。

 

刚才说过了,我家的麦乳精是放在柜子顶上的,要拿到麦乳精需要一个复杂的过程。趁家长上班的时候,把奶奶支开,实施我的偷吃经历。先爬上凳子,再爬上台子,还要弄一个小板凳放在台子上,才能够得到那个麦乳精。然后迅速的用一个铁片撬开麦乳精的盖子,用调羹挖了一勺放进嘴里。有时因为太贪,挖的时候还会洒一点出来,吃完后迅速打扫战场,把台子擦的干干净净。可事后每次都会被我父母发现痕迹,当然,等待我的命运只能是“竹笋烤肉”了。

 

我记得我小时候最奢侈的一次吃麦乳精是在我一年级的时候。上学时,因为和一个同学开玩笑,那个同学用垫板敲了我的头,一下子就流血了。后来送到医院,那个家长来了,送了我一瓶麦乳精和一袋糖。那个时候这一袋糖和麦乳精,让我一下子掉进了天堂。父母特许我可以随意支配麦乳精,真是太爽了。我记得我把干的麦乳精,撒在我吃的饭上面,薄薄的铺了一层,那种幸福的味道,简直打耳光也不放手。

 

现在的社会,麦乳精已经成为了一种过去的回忆。我也曾经去买过麦乳精,可再也吃不到过去的幸福感觉。周立波在他的海派清口里曾经说过,麦乳精要“调一调”,当时形象生动的说出了我们这代人对麦乳精的印象。当时麦乳精作为一种营养品,送人是很“扎台型”的。就像我们现在拿着拉菲去送人,是一样的概念。后来随着改革开放之后,越来越多的东西出现在我们面前,麦乳精就渐渐被我们所遗忘。果珍,雀巢咖啡等等新品的出现,迅速取代了麦乳精的位置。可在我的记忆深处,还保留着一个重要的位置,那就是我们记忆中的麦乳精!


记忆中的麦乳精 - 百度老杨 - 百度老杨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6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