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度老杨

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,吸进肺里,留在离我心脏最近的地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儿时的弄堂时光  

2014-03-24 11:44:00|  分类: 情感,上海的记忆,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几天写了张爱玲的爱情故事,我的心情一度有些消沉,为她的遭遇。而在昨天,因为给外甥践行,我和父母,还有舅舅一家来到妹妹家里,吃了一顿晚餐。舅舅和妹妹,妹夫喝了两瓶茅台,我喝了两瓶十二年的黄酒,茅台不喜欢。妹妹家里简直就是个仓库,衣服堆的到处都是。一问原因才知道,原来浦东的房子退了,所以两个家里的东西都放在了一起,所以比较凌乱。

 

今天写什么呢?为了延续怀旧情结,我就来写写石库门里弄吧。其实,我一直很怀念石库门的生活,我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。我住的地方在静安区的万航渡路,叫永庆里,在中行别墅边上,离我们家不远的地方,是以前国民党的76号,那是个很有名的特务组织。当时没有很好的条件,马路都是用一块块砖拼起来的,我们把它叫做弹格路。

 

当时我家是住在底楼的,楼上还有好几户人家,隔壁有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孩,现在去哪儿了已无法考证。我们那时候的生活很贫困,但是却充满了欢乐。我们跳橡皮筋,炸药包,弹蛋子,连马桶圈都可以拿来玩。或者1分钱租一本连环画看一天,我经常会节省父母给我的零花钱,赚了半个月去买一本连环画。就是这样,我就在“笃笃笃,买糖粥,三斤葡萄四斤壳”的歌声中长大的。

 

一条弄堂就是一个社会,千百条弄堂就形成了海派文化。当时的社会没有卫生间,每个人家里都有一个必不可少的东西——马桶。每天早上刷马桶的声音,伴着小贩粢饭油条的叫卖声,我就在这样的叫唤中醒来。弄堂里还有挂满衣服的栏杆,汇成了一道五颜六色的风景线。有时还会碰上游*行。一帮人叫着口号,拿着旗子,押着一个人,我记得我隔壁有个人听靡靡之音,后来被批斗了。有人在他的头上挂着一双中吉普的鞋,也叫解放鞋。这样的场景至今深深的留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 

我们就是在这样的弄堂里,生煤炉,倒马桶,汰衣裳,买小菜。记得以前看电视的场面是很壮观的。里弄里难得放一次电视,每次当电视的时候都是人山人海,弄堂所有的人围着一个九寸的电视机,里三层外三层的,那时的文化确实比较贫瘠。现在我们观看上海,各处高楼林立,其实在他们的背后,都有一个个的故事。怀旧老上海,体验新生活,上海正以全新的速度让我们继续品尝着不一样的上海风情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7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