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度老杨

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,吸进肺里,留在离我心脏最近的地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有一双勤劳的手  

2014-12-04 07:03:00|  分类: 随笔,上海的回忆,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上世纪七十年代,上海有一股风潮,就是自己打家具,自己装电器。那时候生活条件比较匮乏,所以很多人都自己动手。比如给父母做个收音机(矿石机),家具是从外地带来木材,由自己打的。当时的上海,有收音机的人家不多,青少年们能够自己安装成一个早期的收音机,听到小盒子里传出声音那是很有成就感的。像听听老歌曲,《南泥湾》什么的这种,有的时候听听社会的时事,讲讲新闻什么的,听听也蛮好听的。

 

当时有一本叫《无线电》的杂志,很受大家的青睐。信息量大,通俗严谨,一时间成为无线电爱好者的良师益友。有了无线电杂志的技术指导之后,就要寻找各种无线电零部件了。当年像“青少年电料商店”、牛庄路等一些地方,都是上海无线电爱好者们采集电子元器件的大本营,许许多多的青少年在这里读到了线路板之外的人生。我舅舅就是那个时候爱上这里的,后来连家里的录音机都是自己装的。

 

在过去那个年代,收音机对于普通的工薪阶层来说算是奢侈品,靠工资想买台收音机也有些渴望而不可及,所以当年很多上海青年才自己动手去满足听广播的欲望。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理解,那时候生活质量的确很匮乏。每个月工资只有30几元,只能勒紧裤腰带了。还有那些年会装收音机的青年人,他们自己动手换来的不只是成就感,还有在帮助别人的过程里体会到的快乐。

 

还有组装电视机,那绝对是高难度的事。当你费劲九牛二虎之力,把电视装配起来的那一刻,心中那种满足感是无与伦比的。在9寸的电视机屏幕前再放上一张三种颜色放大的玻璃片,那就是14寸的电视了。弄堂里的人围得水泄不通,观看着一个小电视,你可以尽情的看《卖花姑娘》等经典的电影,心里的这种满足别人是无法体会的。

 

上世纪七十年代,要结婚的青年除了要解决房子问题外,最操心的就是结婚的家具了,当时上海流行的说法叫做“三十六只脚”。床头柜4个,大橱4个,四个椅子,这样加起来,床头柜、床、大橱4个,正好36个脚。在计划经济的时代里,要凑齐这些物品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而且都有凭票购买,一个厂里几百个人,只有几张票子,真是供不应求啊!

 

后来在八十年代的时候,我们经常会在马路上看到卖沙发和卖木料的人。但买回家一看往往是沙发里都是破棉絮,还有碎砖头,上当了,买回家的人怒火万丈的。当时上海的住房很紧张,都和父母挤在一起,但即便如此,他们还是凭着自己的一双巧手,螺狮壳里做道场,自己动手构筑温馨的小家庭,因陋就简自己打家具。其中,搞木料和打腊克都是当年打家具的人必须要解决的问题。

 

这些自己打出的家具是老人们的珍宝,很多人现在都还留着,因为那上面不仅凝聚着当年的幸福和荣耀,这些老伙计们也是他们一生难以割舍的回忆。衣食住用行全方位的动手文化,虽说是那个时代的无奈,却也成为那代上海人一生的财富。现在这些东西已经成为了过去,可还是会伴随着回忆让我常常想起,弥足难忘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7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